目录 第1章 冯少爷-bet356有几种玩法_苹果手机怎么下载bet356_bet356网址士族-天顶阅读 bet356有几种玩法_苹果手机怎么下载bet356_bet356网址

第1章 冯少爷

小说:bet356有几种玩法_苹果手机怎么下载bet356_bet356网址士族 作者:老衲硬了千年 字数:2255 更新时间: 2019-05-14 09:47:33

  时值三月,荷塘岸边的柳枝冒出了新芽,几只燕子啄了新泥飞向了远处的亭阁楼榭。

  柳树下,少年双手背后望向荷塘。

  少年十一二岁,发髻扎玉,面容俊秀,身穿淡青色的锦衣绸缎,宽袖褙子,又有腰佩挂玉成结垂于两侧,如此装扮一眼看去就知道是出身世家豪族。

  而其身侧却是躬身立着一位三十来岁、头戴玄罗帽的中年人。

  “你听清楚了,大娘真是这么说的?”

  少年眉头微拧,转过身目光紧紧盯着中年人的脸:“你确定不是哪个丫头瞎传?”

  “少爷,小的哪敢骗您呐。”

  中年人脸色一惊,忙着道:“大奶奶那是亲口所说。”

  “当时小翠也是在场,大奶奶言道少爷如今年纪也不小,却连个秀才未曾上得,倒不如继给二房传宗接代。”

  “那老太太怎么说?”

  冯子玉听得也是气闷,十一二岁便能取得府生秀才,历史上哪一位不是一时神童,传为佳话?

  再说自个来到这个世界上,打娘抬里出来就在努力学习古文,且三年前自家长房老爹去了,府试还怎么考?这还不得守孝个三年么,自个容易么?

  不过话说回来,给二房继子,早年二叔过逝老太太心念二子到也曾提过两句,后来不知怎地便不了了之。

  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好一会儿没声音,冯子玉抬眼再次问道。

  “这个……”

  中年人悄悄瞥眼一时踌躇,冯子玉眉梢一挑递了一颗碎银子过去:“说吧,老太太是何种心思?”

  “嘿嘿,谢少爷赏。”

  中年人讪笑着接过银子捏了捏,一把塞进入了袖口,点头哈腰道:“老夫人倒也没说甚么,只道等清明时节大小姐抽空回娘家再言它。”

  “姑姑么?”

  不是说嫁出去的女儿,泼出去的水么?冯子玉再次望向荷塘,一时也搞不清了。

  按理说自个的事与早年出嫁的姑姑也没甚么关联,这中间莫不是有自个不知道的缘由?

  “少爷,要没甚么事,小的告退了?”

  “去吧!”

  挥挥袖子,冯子玉也懒得多说什么,待其离去,转身看着此人的背影,一时胸闷不已。

  此人名叫杨根树,是自个长房的二管家,人称杨二爷、杨扒皮。

  今天叫来打听这事儿,忒么又少了二两银子。

  “奶的,早晚叫你连本带利得吐出来!”冯子玉心里愤愤难平,这叫什么事?身为下人一点觉悟都没有,不给银子连传个话都给你偷工减料。

  想本少爷的银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啊,一月例银也才五两,这是第几次了?每当想起,冯子玉心里就一阵阵刺痛,脸都黑了。

  “大少爷……”

  就在准备着是不是向自个母亲打听下,身后来了一声叫喊。

  冯子玉转身看去,一位十七八岁的丫头走了过来,头顶扎了两瓣仙女髻,走起路来一晃一晃的。

  “啊,怜香姐姐,甚么个事儿?”冯子玉一愣,却也不敢摆谱儿,别看她只是个侍女,谁都知道是大娘身边的红人,贴身丫环呐,得罪不起。

  怜香来到近前微微行了一礼,在他身上扫了一眼道:“大少爷,夫人有事叫您过去一趟。”

  “有说什么事么?”冯子玉眉间不自觉得一拧,心想不久前还在老太太面前怼自个,现在忒么又叫自己过去,怎么地,那女人又想搞事儿?

  可惜,面前这丫头只顾催促:“大少爷,夫人在‘雅居苑’等着。”

  “好吧!”

  冯子玉无奈,这丫头不给面子,只能跟着去了。

  路过假山流水,入了拱门,走在林间小道,冯子玉吊在后头慢吞吞地荡着,眼见跟前的小妞儿走起路来趾高气昂,屁股一扭一扭地,心里就腻味。

  心想扭个屁呀,看嘚瑟的。

  冯子玉心里很不爽,心想不找个法子整她一整,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。踌躇了一会儿,眼珠儿一转,计上心来,四周瞄了瞄,也没发现什么人儿。

  心想豁出去了,这次非要整得她不敢说出去,悄悄挪到丫头背后,对着小妞儿的屁股就是一把抓。

  冯子玉一愣,探了探爪子:噫,臀瓣还蛮结实?

  “呀……”

  小丫头身子蓦然一紧,一声尖叫,呼一下蹦到了路边上去,一手捂着屁股满脸涨得通红,气鼓鼓地瞪了过来。

  冯子玉装得跟什么似的,东张西望道:“咦,怜香姐姐,你这是怎么了?”说着还往她臀部瞄了瞄,“怜香姐,莫不是被蚊子咬了?”

  怜香气得快哭了,双眼发红就差眼泪汪汪,心想摸自己那儿还说被蚊子咬了,这三月份又哪来的蚊子?

  哼!

  狠狠瞪了一眼,脚一跺扭头就走。

  啧!冯子玉暗叹,在其屁股上又瞄了两眼,捏了捏手心背在腰后,心道这丫头别看长得瘦,腰细臀大地,没准还是个好生养的大屁股。

  林间小道转了转不时就出去了,顺着道儿走向了徊廊,走在长长的廊道上从侧边望去,前方一座小山上矗着一座凉亭。

  怜香领着他慢慢行去,不多时便到了亭阁内。

  此间置有一小四方石桌,其上放了糕点茶饼,几许少女衣袖翩翩,或托了果盘围在半靠躺椅的贵夫人。

  贵夫人一身鹅黄色绸缎,霞岥披肩,宽袖对襟,胸前鼓鼓,腰束轻纱绫罗,丰腴的体态半躺着,虽是二十七八岁却已然是成熟的风韵。

  “孩儿拜见母亲。”

  冯子玉瞥了两眼却也不敢多看,立马躬身抱拳行九十度礼。

  贵夫人皓首盘发,耳鬓斜插了钗玉,明眸闪熠,瞥了他一眼,顾盼间便抬手捏了颗葡萄置于唇齿间轻咬,额角钗玉晃荡,倒也随意一般地开了口:“来了?”

  “是!”

  冯子玉嘴上回着,心里早骂开了,我忒么来了好一会儿了,你才知道?

  贵夫人捏了葡萄皮置在碟子一角,巾帕拭了手,便坐正了身子,美眸瞥来,“起来吧,这身子弯着也怪累的。”

  “谢母亲!”

  冯子玉直起身,也觉腰痛,心里好似有一万头那啥马(和谐)跑过,却也不敢不称谢。

  顾君怡见他低首垂目地立在一旁,乖宝宝似的,微微颔首便继续说道:“近些日子读书用功了么?”

  冯子玉微微抬头,发现这女人正打量着他,那黑白分明的眼眸斜过来,好似会翻白眼一般,瞅得他老不自在。
天顶阅读提示!
还没登陆

尚未登陆

您需要 登陆 才可以打赏哦~